“懂的人自然懂”的傳統法起泡——弗朗齊科達的野心

2018-09-30 11:53 來源 :  DecanterChina.com 作者 :  作者:Peter Richards MW 編譯: 吳嘉溦/Sylvia Wu

  和大名鼎鼎的香檳、普羅塞柯相比,弗朗齊科達(Franciacorta)可能并不是特別出名的起泡酒。葡萄酒大師Rebecca Gibb告訴我們,這種有型有款的意大利傳統法氣泡,對于“懂”的人是一座寶藏……

QQ截圖20180930102346.jpg

  米蘭是意大利乃至世界的設計中心,不過華麗的走秀季之后,這里還持續向全世界輸送著躍動的時尚。

  六月異常炎熱的一天,從米蘭驅車不到一個小時,就能到達弗朗齊科達酒莊節的現場(Festival d’Estate Franciacorta)——這里正上演著屬于葡萄酒愛好者們的時尚秀。

  數百愛好者們脖子上掛著酒杯,隨著舒緩的音樂,盡情暢飲佛朗齊科達。不過這群衣著光鮮的年輕客人“表現”良好,確是一場很有“品”的品酒活動。

  來參加倫巴第(Lombardy)弗朗齊科達酒節的賓客,大多年輕而高雅,和這里出產的起泡酒風格相映成趣。1967年,在11家酒莊的主導下,弗朗齊科達法定產區(DOC)成立,去年剛剛迎來50周年紀念。

  當時的弗朗齊科達DOC包括紅白靜止葡萄酒,1995年,起泡酒進一步獲得了單獨的DOCG認證。

  弗朗齊科達的酒農們非常清楚,這還是一個相當年輕的起泡酒產區;不像香檳人,隨口便能講出17世紀的僧侶們與起泡酒誕生的傳奇故事。

  但是,弗朗齊科達也絕非是憑空從蔚藍的Iseo湖中誕生的。1570年,一位當地的醫生撰寫的書中就提到了“起泡葡萄酒(fizzy wine)”一詞;1809年,一份土地所有權注冊文件顯示,當地商業葡萄園覆蓋了1000公頃的土地,另有6000公頃的土地被用于種植水果和葡萄,供私人消費。

  在倫巴第,葡萄酒釀造的傳統已經有幾個世紀的歷史。到了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當地有遠見卓識的釀酒師們——包括Franco Ziliani,Guido Berlucchi以及Maurizio Zanella,將弗朗齊科達引向了起泡葡萄酒產區的道路上。

  弗朗齊科達的土地風貌

  盡管釀造起泡酒的歷史尚短,弗朗齊科達氣勢磅礴的美景,卻來自遠古冰川進退雕琢的痕跡。

  “作為起泡酒產區,我們還非常年輕,還需要大量的學習來提高我們的產品質量。但是從地質學的角度來看,這片土地的歷史極為悠久。” Ca’ del Bosco酒莊釀酒師Stefano Capelli說道。

  25公里長的Iseo湖,北岸緊鄰陡峭的山峰,南端則葡萄園環繞。位于亞阿爾卑斯高原的這片土地,令來訪者得以一窺阿爾卑斯的雄壯景致。

  冰川運動,不僅僅在此地雕琢出深達250米的湖泊,更留下了土壤成分豐富多樣、布滿碎石的貧瘠土地,成為霞多麗、黑比諾和白比諾理想的家園。

  弗朗齊科達在哪里?

QQ截圖20180930102407.jpg

  在意大利的湖泊中,Iseo湖不如東北孕育了特倫蒂諾(Trentino)產區的Garda湖出名,也沒有Como湖那樣受人青睞(許多名人都在湖畔擁有房產)。當地人也承認,就算是意大利人,也不一定能指出弗朗齊科達究竟在哪,只是模糊地知道它在“意大利北邊”。

  旅游推廣機構“弗朗齊科達之路(Strada del Franciacorta)”副主席Camilla Alberti也同意:“出了意大利,恐怕沒人能準確說出弗朗齊科達的位置。”

  要說明它的位置,最簡單的方法是用周邊城市做參照物——從購物及時尚中心米蘭驅車45分鐘,從維羅納的距離也差不多;從貝加莫(Bergamo)和布雷西亞(Brescia)驅車則僅需要30分鐘。歷史上當地是鋼鐵制造業,還有制磚廠的聚集地。

  在Contadi Castaldi酒莊的酒窖中,你可以看到弗朗齊科達的過去和現在。這些沉睡了無數起泡酒的隧道,直到1965年為止還是用于燒磚的窯爐;之后便被廢棄,直到1987年才被改建為酒窖。

  香檳蘭斯鎮那般四通八達的地下酒窖網絡,弗朗齊科達確實難以企及;不過話又說回來,當地酒農鮮少需要那么巨大的儲存空間。

  弗朗齊科達產區規模很小,產能也很有限。當地釀酒商協會(Consorzio Franciacorta)總經理Vittorio Moretti說道:“每年生產2000萬到2500萬瓶是我們的極限。”相比之下,香檳每年銷售超過3億瓶酒,卡瓦也能賣出2.45億瓶——所以,弗朗齊科達注定只能成為較小眾的起泡酒品種。

  不過弗朗齊科達也有自己的“特長”:那就是以霞多麗為主,黑比諾、白比諾為輔的高品質傳統法起泡酒。

  位于香檳以南900公里,弗朗齊科達的氣候顯然比法國北部更溫暖。采收通常在8月進行。

  在暑假漫長得難以想象的意大利,對于有孩子的酒農,8月采收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自從2017年產區引進了一個“新”品種后,把孩子送開學再回來采收,也不成問題了。

  重返本地葡萄品種

  這個“新”品種名叫Erbamat,它比霞多麗晚成熟八周,可以等到更清涼的9月再采收。這不僅方便了家里有孩子的酒農,更為全球氣候變暖做好了準備。

QQ截圖20180930102416.jpg

晚收的Erbamat葡萄容易感染貴腐霉菌

  Erbamat沒有出現在葡萄品種的“圣經”——《釀酒葡萄品種(Wine Grapes)》一書中,在Ian D’Agata的《意大利本土釀酒葡萄品種(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也不見蹤影。后者的原因在于,截稿日期前,這個品種相關的科學研究數據依然不足。不過別著急,D’Agata說未來的版本里會有它的。

  “考慮到全球氣候變化的趨勢,以及該品種固有的高酸度,它一定會越來越受到矚目,甚至變成時尚的新寵。” D’Agata說道。

  “許多弗朗齊科達釀酒師都對它很有信心,因為它不僅能為起泡酒提供酸度骨架,更可以替代那些非本土的高酸品種,塑造產地特色。這就像是在維納圖的瓦爾玻利塞拉,本土品種Oseleta正在逐漸替代赤霞珠和梅樂的作用,賦予瓦爾玻利塞拉或阿馬羅內單寧骨架。”

  Erbamat也許在葡萄品種著作中還算是個“萌新”,但是歷史資料顯示,它早在15世紀就存在于弗朗齊科達了——弗朗齊科達釀酒商協會副主席、Barone Pizzini酒莊總經理Brescianini Silvano說道。Barone Pizzini是弗朗齊科達DOC的初始成員之一。

  2017年,Erbamat葡萄獲得了新生,成為了弗朗齊科達法定產區允許的釀酒葡萄品種。早在20世紀90年代,米蘭大學就針對這個品種開展了眾多研究;現在,Iseo湖畔的先驅釀酒師們重新將它們引入了葡萄園中。

  據Brescianini介紹,Erbamat葡萄果串大,果皮薄,容易受到貴腐霉的感染。

  然而,用Erbamat釀酒,酒精度較低,就算充分成熟酸度也極高,香氣精致美好。總體而言,這些特質在全球環境變化的背景下,都是有利條件。協會數據顯示,目前弗朗齊科達只栽種了不到10公頃Erbamat,但是法定產區已經允許在混釀中加入最多百分之十的Erbamat。

  弗朗齊科達的野心

  毫無疑問,弗朗齊科達盡管產量不高,卻對海外市場野心十足。1995年成為DOCG以來,當地酒農都熱切期待著獲得國際市場的認可。

  弗朗齊科達釀酒商協會總經理Moretti說道:“意大利本土市場巨大,我們很晚才開始出口。此前我們從來不需要出口,但是我們想讓全世界知道弗朗齊科達的名字。”目前,每年售出的弗朗齊科達中,只有百分之十銷往海外,但是產區的目標是達到出口30%到40%,Moretti指出。

  酒農們相信,既然產區毗鄰幾大國際都市,絡繹不絕的海外旅客會成為令他們聞名海外的良機。

  要把游客的注意力從Como湖和Garda湖吸引到Iseo湖,其實并不難:不需要成為千萬富翁或國際影星,就可以在此享受美好的湖濱風光;而這里的葡萄酒,更是尚未被人發掘的寶藏。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