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勃艮第酒區:歷史最高價的挑戰

2018-09-26 11:44 來源 :  《酒典》 作者 :  Diego Bonnel

  消費者與進口商一樣,多年來一直抱怨不斷上漲的法國勃艮第(Burgundy)葡萄酒的價格。導致這一趨勢有諸多因素,既有結構方面,也有環境形勢方面。然而,即使這種趨勢對勃艮第葡萄灑造成了多方面的沖擊,貿易商與生產商仍一直在適應著新的市場形勢。

  90年代以來的價格趨勢

  早在1993年時,一本名為《5000萬消費者》(50 millions de consommateurs)的流行雜志發表了一期有關勃艮第葡萄酒的特刊。在封面上,讀者看到工作人員嘗遍了從25法郎到200法郎(約3.8到30歐元)的600多種葡萄酒。1996年,為了提供購酒指南,《高勒·米羅葡萄酒指南》(Gault & Millau wine guide)對勃艮第主要酒莊產品做了估價。其中來自丹尼斯·莫泰酒莊(Denis Mortet)1994年的熱夫雷-香貝丹(Gevrey Chambertin)葡萄酒售價為89法郎(13歐元),而當前同款葡萄酒的2014年份則賣到60到70歐元之間。雷修諾酒莊(Domaine Lecheneaut)的夜圣喬治(Nuits St Georges)葡萄酒在1996年時售價為24歐元,而同一款酒現在是65歐元。通貨膨脹的沖擊不足以解釋這些價格差異,1994到2017年間,它只占成因的38%。另外,這些例子對應的只是很好且知名的酒莊,還不是勃艮第的明星級酒莊。

  而勃艮第明星級酒莊價格更是高不可攀:一箱羅曼尼·康帝酒莊(Domaine Romanee Conti)的葡萄酒售價1.8141萬英鎊、一箱勒弗萊酒莊(Domaine Leflaive)的葡萄酒售價為1115英鎊,而香波-慕西尼村(Chambolle Musigny)的沃貴公爵酒莊(Comte de Vogue)葡萄酒則需要2776英鎊,僅舉幾例。

  勃艮第葡萄酒行業面臨的高壓力致使價格攀升

  可以解釋目前價格水平的原因有很多,既有結構方面也有環境形勢方面的原因。

  在一些情況下,勃艮第葡萄酒已淪為股市投機的金融商品。那種與產品(在本例中即指葡萄酒)內在品質的關聯已然消失。人們看重的是對幾瓶勃艮第葡萄酒做一筆漂亮的投資,投機者從中能有多少獲利。

  過去幾年,最近幾次以不可理喻的價格對頂級葡萄園的收購就在參與這類投機。2016年,億萬富翁斯坦利·克倫克(Stanley Kroenke)收購了馬特萊酒莊(Domaine Bonnneau du Martray),這家酒莊在著名的科爾登(Corton)山上擁有葡萄園,該億萬富翁同時還擁有位于納帕谷(Napa Valley)的嘯鷹酒莊(Screaming Eagle)等知名酒莊。交易金額據說超過1億歐元,面積為11公頃。馬特萊酒莊主要生產兩款負有盛名的特級葡萄園產品:科爾登·查理曼特級園白葡萄酒(Corton Charlemagne)以及科爾登葡萄園紅葡萄酒(Corton)。2014年,發家于硅谷的億萬富翁邁克爾·鮑姆(Michael Baum)收購了波瑪酒莊(Chateau de Pommard ,20公頃)。而早在2012年,貝爾納·阿爾諾(Bernard Arnaud)的奢侈品集團LVMH收購了在莫雷-圣丹尼村(Morey St Denis)占地8.7公頃的蘭貝雷酒莊(Clos des Lambrays)。盡管如此,這些交易的金額尚未公開,但很可能高達數千萬歐元之巨。

  夏布利干白葡萄酒產區(Chablis Appellation)主席兼勃艮第葡萄酒行業協會(BIVB - Bureau Interprofessionnel des Vins de Bourgogne)秘書長Frederic Gueguen說,從更為“技術的一面”來看,葡萄園的產量滿足不了需求。許多產量低的老葡萄園不得不被取代,而且幾十年來,有大面積的葡萄藤越來越多地受到樹干病害(如埃斯卡真菌病害、擬莖點霉頂枯病以及側彎孢菌頂枯病)的侵擾。這些病害先是造成產量衰減,最后導致植物死亡。直到今天,仍沒有針對上述病害的簡便的治療方法。

  最主要的是,勃艮第葡萄酒的供應結構也易于引發通貨膨脹現象。處于級別頂端的特級葡萄園所產的酒僅占總產量的2%,然后是一級葡萄園的酒占總產量的10%,接著是村莊級葡萄園的酒占總產量的36%,最后是地區級葡萄園的酒占總產量的52%。對于稀有的特級葡萄酒,需求遠超供給,這就導致了價格飆升。這一現實在部分程度上導致了其他葡萄酒(一級、村莊級及地區級葡萄酒)的價格也被推高。這其中的實際問題是,對于初級以及產區為較少人所知的葡萄酒,各家生產商必須確保產品質量能與其價格上漲態勢相匹配。

  在中、短期時間范圍內,與氣候變化相關的極端天氣正在深層上影響著勃艮第葡萄酒價格。自2009年以來,冰雹、霜凍和霉病一直侵襲著勃艮第的葡萄園,導致葡萄酒自此之后一直不正常。隨之而來的便是葡萄酒廠沒有庫存、價格上升。到最后,葡萄酒廠的業務局面就是:為了能生存,各種費用不得不支付,投資不得不進行,利潤還得要有。

  勃艮第酒莊目前處于險境

  當生存受到威脅時,會導致很多連鎖反應,不僅會影響到行業,也會影響到消費者。法國勃艮第酒區就是例子。

  法國勃艮第酒區許多實行可持續發展的酒莊目前處于險境。

  首先是因為,自2009年以來的這八年里,一些葡萄種植者已經損失了相當于三個年份的葡萄酒。例如,不太知名的薩維尼(Savigny)和波恩(Beaune)無法像夜丘(Cote de Nuits)那樣發布較高的價格,而葡萄種植者無法通過大幅提升價格來彌補資金缺口。如果2017年又是一個少收成年份,那么,一些酒莊可能就真的危險了。

  其次,在諸如英國這樣的主要葡萄酒消費國,勃艮第正在失去市場份額。Frederic Gueguen表示,在這些葡萄酒消費國中,來自新西蘭的葡萄酒正日漸走紅,取代了勃艮第的部分貨架空間。這一風險在于:消費者不會選擇勃艮第葡萄酒,而會選擇價格更加實惠的葡萄酒。

  最后,由于頂級產區的高價定位,勃艮第葡萄酒受到了精英形象的影響,然而在許多情況下,這并不符合市場現實。Gueguen先生比較了夏布利(Chablis)和桑塞爾(Sancerre)的案例。他說,對于許多消費者來說,夏布利都比桑塞爾要昂貴,而情況遠非總是如此。小夏布利和夏布利產區通常都是相當實惠的葡萄酒。

  如何應對產量短缺、價格上漲及市場競爭?

  針對當前勃艮第的問題,很難找到答案。

  根據Frederic Guegue的說法,為了應對葡萄酒的持續短缺,應該開辟新的葡萄園。但是,這需要擴展現有產區的現有種植面積,反過來又意味著:此類擴張必須獲取INAO(法國原產地名稱管理委員會)的批準,而這個過程將需要10到15 年的時間才能實現。

  于是,商業結構還是要適應新的形勢。貿易商和葡萄種植者的活動產生了交集。貿易商越來越多地成為了土地所有者,而葡萄種植者則越來越多地成為了販賣者和貿易商。這是一件好事,因為要應對逆境,企業正在適應新的形勢,并利用自己所擁有的資源保持盈利。例如,Domaine Dujac酒園于2000年建立了自己的葡萄酒業務。Jeremy Dujac說:“我意識到,我們擁有來自著名產區的極好葡萄酒。”“但是,我們缺少入門級的葡萄酒。并且,我看到勃艮第飲用者們正在變老,我們需要利用經濟實惠的葡萄酒來吸引千禧一代。因此,我說服了我的父親,告訴他我們應該建立一個企業來購買葡萄,制作這類入門級葡萄酒。”Dujac擁有三種紅葡萄酒和兩種白葡萄酒:來自哲維瑞-香貝丹(Gevrey-Chambertin)、香波-慕西尼(Chambolle-Musigny)和莫雷-圣丹尼(Morey-Saint-Denis)的黑品樂(Pinot Noir)葡萄酒;以及來自莫索特(Mersault)和皮里尼-蒙哈謝(Puligny-Montrachet)的霞多麗(Chardonnay)葡萄酒。這些酒并不便宜,但它們卻代表著很好的價值。

  與此同時,正在興起的不太著名的勃艮第葡萄酒區也迎來的新機。在交易方面,那些仍然想要以客戶可以承受的價格向其提供勃艮第葡萄酒的侍酒師們,將會轉而尋找來自勃艮第的馬貢內(Maconnais)和夏隆內丘(Cote Chalonnaise)地區,做工考究的葡萄酒來補充他們的酒單——這些酒無需釀制很長時間便可飲用。

  同時,著名的葡萄酒產區將會繼續提高價格。來自沃爾內(Volnay )的Domaine Hubert-Verdereau酒園的Thiebault Hubert說道:“在過去的五年間,我們遭遇過很多霜凍和冰雹天氣,遭受了巨大損失。2016年,我們的產量降到了正常值的60%到70%。在過去五年間所收獲的總量是我們正常產值的一半。”從2012年起,Hubert一直在不斷穩步地提高價格,他預計,2015年的葡萄酒發售時,價格會增加15%,2016年的也會有類似增幅。“我并不想提高價格,但是,我們別無選擇。在過去幾年間,我們已經非常謹慎了,并且減少了投資,但是,我們還需要繼續支付我們員工的費用;葡萄園的成本沒有變化,無論收獲時的產量……”

  2017年葡萄收獲期將至關重要。根據果實的質量和數量,庫存水平可能受到積極影響,價格上漲會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抑制。在2017年底,更多的信息公布出來,勃艮第葡萄酒的價格變化更加清晰了。

發表評論